战舰动荡的盛夏之海(上海七月月赛苏苏战报)

开场段子:

一周之前在上海的权力群里闲聊,我说:

“现在忠诚的海怪玩家标配讲究的是012、567,就是T0部署5费亚拉妮丝(海怪妈),T1上6费鸦眼,T2上7费维克。”

(然后?然后就是那句名言:“我胡了,你随意。”)

阿呜:“要打出这套组合的几率不高啊。”

我:“那是因为你不是忠诚的海怪玩家。你看你ID里都有个wolf。”

阿呜:“……”。

 

上海七月月赛,我使用一套海鹿套牌夺冠。

月初开始练习“海鹿”。测试过几个不同版本,包括以拉人蓝礼为经济驱动的,都觉得不够稳定。后来看到一套伦敦“黑水湾之战”51人参赛的亚军牌组“柯连恩苦痛列车”,以三张柯连恩·萨斯芒为特色,实战后觉得手很顺。期间和温州的八月白、武汉的司马操在网页上对战测试多次,两位兄弟都热情、无私地提出很多有用建议,帮助我换掉了10张以上的牌,更符合国内的高sang度xin竞bing争kuang环境。

先上牌组。

 

之所以放弃效忠、盛夏这样的经济加成议政,选择联鹿,目的是两个。

第一:加强控制与反控制。

海怪正面战场上刚猛凶狠、无坚不摧,但缺陷是不够阴、总被人阴。克利森、红袍僧是反控制,解附属看手牌预除威胁;红袍僧、萨斯芒、萨拉多和战锤是控制,控手牌控人控地控场面(大空翼拿一套反社会的空山守夜和我练,开局捏着瓦里斯要个后手,结果被我直接红袍僧看掉。耿耿于怀很久。我则表示我被他的瓦里斯洗过N次了,现在不那么容易被阴了而已)。

第二:打赢海家内战。

阿冰讲过一句有深度的话:判断牌组强度的一个重要标准,是看它能不能打赢内战。海怪现在风头最盛(南京海怪六连冠,上海海怪三连冠,最近的意大利“暮夏盛筵”79人比赛里21个用海怪,冠军又是河渡口海),但太多的效忠、河渡口议政导致内战相当无聊,基本全看谁先上鸦眼、谁拉宁静号时被狂信徒康,变成纯牌序、纯运气的对决。

这套牌满编萨斯芒,对狼家可以横任何大哥加临冬城、斯卡岛,对鹿家可以横劳勃史坦加风暴之地、红堡、黑牢,但最重要的用途,是在对海怪,即使劣势时,能控死鸦眼和宁静号。只要对方没摸到狂信徒,或者我能对康,那么对方即使012、567开局,节奏也起不来,鸦眼站不起来,宁静号放不进去船,亚拉尼丝补牌变少,大维克没船就傻大个蛮化了。

另外萨斯芒是个行动,可以重置阶段站起来后先手立刻再横掉,意味着对手只要被控就会控两个回合。有时自己场面铺开,不太怕鸦眼时,也可以控别的大哥比如大阿莎。

萨拉多·桑恩很优质,永远不亏,你基本可以把他当成一个1费三球三能力长官来用,最多是个3费。横宁静号一个回合都是赚了,有时甚至能配合少女克星旋转三穿。

海家内战,我有克利森来解花奶,但对方未必解得掉我的两张花奶,这可能就是生死界限。

(然而说了这么多全都没有用。练了这么久“针对海怪的海怪”,月赛里除了我,一个海怪都没有。)

 

再上战况。

第一轮,对黑火的鹿海套。

海鹿对鹿海,和谐。开门561谜语对撞,都贪,都没收益;双方互相红袍僧看牌;T2又都老老实实401城门之约对撞,打得镜像之极,观战的阿梅都乐了。

但我部署略好,亚拉尼丝贴个战锤、大厅,黑火是基础劳勃和铁矿,比我缺一轮经济,谜语对撞没能拉上来经济,我的红袍僧看掉了他手里唯一的大厅,缺钱,打得就比较紧。T1还被我直接花奶劳勃,打不出场面。T2他思虑良久,只上了4费的风暴之地,可以多打一脚蓝,赢了蓝还能把国王站起来。但这是个优势牌,在场面经济都劣势的前提下,没发挥出用处。劳勃反打5点蓝过来,我的亚拉妮丝挥着战锤6点蓝防住,充分证明铁民女人们的彪悍。

T3黑火开北境之王,想扳回一些劣势,但被我491强制行军横掉所有人,场面还是吃亏。T4黑火侍奉,我手里的大哥就开始放心铺。然后一直压制着打就赢了。

这局主要是黑火牌运不好,两部署没经济,唯一大哥被奶,换成谁都很难打了。

 

第二轮,对大空翼的暗影王国花。

暗影王国现在是潜力新贵。空场要个后手,突然眼花缭乱跳一堆人出来反打,什么荆棘女王拉琼恩·克林顿再拉伊耿再拉军队,飞个粉末或者涂毒金币,谁都吃不消。

大空翼创意开门战略582党同伐异,要后手,场上没啥人,指指一堆暗影,就问你先手敢不敢打?这就很尴尬了。但我知道对方是拖后期的,前期被吓住就真的没优势了,还是尽力进攻了,被反打只输了一个绿,还好。

后面具体过程记不清了,都是从暗影里跳出来的花活儿,惊喜太多,刺激太多,反而导致记忆模糊。我一直尽力保持住场面和手牌,341补牌,钢铁门补牌,591拉回来再补,461解甲撞451侍奉补牌,稳着打,对方的曼登·穆尔这种就用处不大,还多让对方先手,减少意外。最后一轮阿梅过来喊时间,8比1,算算还能打红蓝两个完胜,有大维克有巴隆有大船有统御,可以冲到15,就不用再打了。

这局主要是大空翼前段时间忙于工作,打得较少,暗影王国又太新,吃操作、吃精算,实战中不够熟悉,给了我机会。非常看好他这套牌以后打出好成绩。

 

第三轮,决胜桌,对阿呜的盛夏太阳。

面对最近连卷了上海南京三次月赛的阿呜,需要点运气。我起手部署亚拉尼丝补完牌,看看手里:鸦眼和大维克。

文章开头的段子实现了。012、567。我胡了,你随意。

但是阿呜打得太精了。T1他有娜梅莉亚(输统御摸一牌、对手弃一牌),我可以用亚拉妮丝打蓝,但没收益(他一个躺着的奥芭娅·沙德可以防蓝,阵营牌上又没豆),双方各剩一块钱。

阿呜:“你不打,我就输统御了啊。”

我想想对,就白打了一脚。

然后他把那一块钱花了,打了张秘密谋划,补了一张牌(已使用000)。成功输了统御,再发动娜梅莉亚。

我:“……”。

不过阿呜确实也是起手不好,T2被我花奶了娜梅莉亚后,被迫打了第二张秘密谋划,被我劫掠再翻掉第三张,群鸦岛摸不上,从此补牌断掉,手牌越打越少。我的567上齐,每回合补两张加上钢铁门,手牌始终是满的。当海怪的手牌比太阳还多时,太阳就很难赢了。

第五回合阿呜开侍奉,我开461解甲对撞,可惜对方有优先哥克莱图斯,算优先居然平了,靠豆少抢到了先手,先发侍奉,我血亏。但还好手里有人,继续铺上巴隆,大船灰灵号劫掠长船统统在场,冲到13个。之前阿呜为了防守,整整四回合一次都不反打,不拿豆,但第五回合结束因为有铁王座,被迫拿了一个。

第六回合我591先手,又上了大阿莎,在这么多战舰的掩护下,两个隐秘大哥基本是挡不住的。最后一个蓝完胜就15比0赢了。

这局阿呜也是牌序不好,补牌断掉,只有侍奉没有点杀和200,海怪大哥死不掉就能继续上,再加上我是567天胡,赢得幸运。

 

请桶之后时间还早,又打了两局交流局。

对PT的效忠龙。太凶,贴皮鸦眼被浇头死,贴皮亚拉妮丝被卓耿咬死,只靠着一个大维克周旋,好不容易贴上个战锤,还被东方之影弃掉。后来上了萨斯芒,横卓耿和骄傲广场,稳住场面,单刷刷赢。

对UNBer的盛夏骑士花。又是012、567的起手,很快大维克贴战锤旋转,对方扛不住早早开侍奉,我留了大维克后又铺上了亚拉妮丝和鸦眼。慢慢冲赢了。

这次月赛人比较少,可能盛夏太热了吧,除了我只有六人。阿梅早走,我等于和另外五个人都打了一遍单循环,记忆中五位对手的标记总数加起来不超过5。这么大的碾压优势,绝不是水平的体现(我和五位对手的牌技都是伯仲之间,有几个还比我经验更丰富),只能说:海怪现在太强了。012、567太强了。正好对手都不用海怪,占了家族的便宜。

然而,也因此清晰地感觉:新的限牌表肯定要砍海怪了。012、567肯定会成为历史。

不是在一个层面上的强度。

距离国冠三个月左右,是时候开始准备参赛牌组。

海怪玩家们最大的敌人不是环境,而是新的限牌表了。

最后,感谢阿梅的辛苦组织,感谢八月白、司马操的海玩家群体的测试温暖氛围,感谢黑火、大空翼、阿呜等所有对手的认真投入、友善竞争的精神。感谢你耐心地读到结尾,我们国冠上海见:)

 

 

About

6 comments Categories: 战报, 赛事

6 thoughts on “战舰动荡的盛夏之海(上海七月月赛苏苏战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