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的赞歌——南农家族联赛提利尔家族战报

大噶好,我是阿尔萨斯。

南农家族联赛结束了,各个家族之间差距很小,不到最后一轮,谁也无法料知哪个家族可以夺魁。然而所幸,我们战胜了兰尼斯特,使提利尔最终保住了冠军,在提利尔家族两位猛将阿城和阿波茨的提携下,我也侥幸混来了一个冠军名号。这也是我入坑以来获得的第一个小小的荣誉,也是深感兴奋。感谢这两位carry整个赛季的队友,也感谢一直向大家提供指导提供思路的疯子老师~

阿啾强~

赛季之初大家的征战之路并不顺利,前三轮比赛过后花家惨遭垫底。我也被套上了一个“上直播桌必输”的debuff,连续被爆破——

第一轮打阿啾上了直播桌,感觉对面要血海,组了一套主打救援的花海怪,然后被杀穿。

第三轮打阿瓦达上直播桌,感觉对面要卡霍城搞我,组了一套主打寒冬的花狼,然后被杀穿。

总之前期并不顺利,还好风神指了一条明路,“你还是别打争夺了,玩玩花守夜混混分算了。”风神果然好计策,组好之后就碰到阿芷的海怪带着卡霍城来抓我,结果阿芷一看到我的乌鸦旗帜,“???你在干嘛?”险胜阿芷终于拿到了赛季首胜,于是守长城之路便一去不返。

第四轮对战马泰尔,我提议全员守长城,结果就阿城头铁拿着血海去硬钢。最后我和阿波茨肩并肩,一人一个长城旧镇拿豆,旁边直播桌阿城杀个痛快。哦对了,打阿萨辛之前我组了套盛夏花,在阿萨辛脸上铺了两排名望人,然后回家拆掉,改了守夜人。第二天见了阿萨辛,果然从裤裆里掏出了日狼,还满编了卡霍城。这吊人,还想搞我?

第五轮打阿猪。这人就nm离谱。总之恰猪失败。我用的是盛夏花,带苦桥和参天塔铺人,结果被阿猪的血海把我河湾地砸了个底朝天,总之,阿猪不是人,兰尼斯特的部队果然没什么素质,打砸抢杀无恶不作。

第一个循环打下来,两胜三负,真是惨不忍睹,积分榜垫底,还好阿城和阿波茨十分给力,使得花家排名还看的下去。阿城血海到处乱杀,得谁杀谁,结果直播桌上被葛雷乔伊制裁了。阿波茨贯彻了我守夜人的思路,各种苟,最后还搞什么花鹿铁图套,还想搞什么大联盟花鹿鸦铁图长城旧镇套。总之各种花套路都整出来,胜率竟然还很高!

第一循环打完,黑火告诉大家,南农少女全体排名都在前十。南农今年有七位少女参赛,前十剩下三个名额有两个是fiki。此时我在十八名中排行第十六。

一些老图,请无视阿伯

然后开始第二轮,我用了很多套路,每周不是在组牌就是在测牌。看看我的队友,阿城依旧血海莽莽莽,阿波茨依旧笑嘻嘻守长城。而且这俩人后来都是五连胜。

第一轮又碰上龙了,这一回打阿眠,打小眠子是最没印象的一局,还没怎么打他就没了。

第二轮打阿米,我组了套效忠花,打骑士套。阿米是河渡口海怪,和我对冲,结果我摸到了三张献花,一张高亢。感觉打到最后我都不好意思献花了,最后把花都献给了阿米。

第三轮打阿墨西林,效忠狼,我组了一套花龙,满编了支持信仰针对一下梅拉凛冬什么的。这个板子是疯子老师提供的,我怎么看怎么别扭,“疯子老师你带伊耿干什么呀?”“哦,可以拉达里奥和次子团。”“可是你这两张都没带啊?”疯子老师露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容。最后改好了以后去测试,被狼家按在地上锤。Wdnmd鳗鱼萝卜。然而此时已经来不及改牌了。我看向阿城,把你的血海花给我抬上来!事实证明血海这议政的确该进限。我起手爆炸单部署西利欧+青亭岛集市。对面开门411找了萝卜换瑞肯,旁边还站了个小狼妈。还好我611猜硬币先手。七块钱出了雷德温海峡+汤姆(出歌谣站人)。对面四块钱也没出大哥,场上站一个布兰就过了。然后阿墨西林犯了绝命失误,我噩梦布兰,他牺牲布兰给康了。等于场上就剩狼妈加萝卜。我西利欧给汤姆双隐秘杀红,刀死萝卜效能狼妈,狼家场面爆炸,再难翻盘。

第四轮打马泰尔,我由于前期战绩较差,很久没上直播桌了,这回又让我上,我又想起来那个debuff,感觉悬了。想了很久都没想出来怎么打马泰尔。当天月赛,我十点半起床开始组牌。月赛卡组加对战卡组一起半个小时组好。然后月赛1-4,赢得那局是轮空。

月赛结束开始对战,打美滋滋,最后还是决定守长城。战略最后想不出来怎么搞了就组了双瓦里斯的谜语+花家521+双凡人,开门战略竟然选了建造命令。赛后看这套牌属实不忍直视。没想到起手天湖,我多年提利尔选手果然不是白当的,青亭岛+旧镇+鬼影森林,手里还有长城。这局打得极糙,很多牌打着打着突然想起来没带?不过最后还是靠跳蚤窝旋转旧镇赢了。

最后一轮又打阿猪。可恶的阿猪,这人就nm离谱。我下午两点就到33,约好七点打牌。然后阿猪来了,他说他还没组牌。我说那你组牌吧我先玩会剧本,然后一上桌,对面竟然坐着阿猪?剧本打到快十点,我们六个受尽了人性的考验输掉了游戏。然后阿猪才起身开始组牌。最后一轮了我决定首尾呼应一下再玩一次苦桥花,不过这一回议政改了红门。然后阿猪竟然带的是盛夏。我开局经济爆炸,青亭岛一直到t3才来,而且是情报交换换出来的,阿猪看了看我的经济,从城门和青亭岛之间选了青亭岛,行吧,你敢给我就敢下,本回合四块钱,单出一个青亭岛。最后就是苦桥互拍大哥,本来我的大哥质量优于阿猪,结果这人魔山翻死了我强壮的玛格,顺便砍了蓝礼一层皮。最后200场面干净了。大哥死完了。后来我501救了蓝道,因为牌库里蓝礼只剩一张,蓝道还有两张,结果刚救完就摸上了蓝礼。淦!后来手里断人了,好在旧镇喊来了曼斯雷德还能撑一撑打一打。T6我南境守护加几个名望人冲赢了。主要是阿猪抬了一手,想防蓝放了我绿完胜,最后算一算蓝好像也防不住。最后旧镇喊了蓝道赢了。

一些老图,请无视阿伯*2

十局比赛打完,我侥幸赢了七局,还算一个不错的成绩。阿瓦达豪取九连胜,属实南农扛把子,但这人打完还不想写战报,我在这里催一下他。

这个赛季的比赛,首先感谢赛事组织者们的辛苦奉献,他们是黑火、阿啾、阿零、美滋滋以及阿尔萨斯,感谢所有选手对比赛以及对权力的游戏的热爱与支持,感谢老板娘和fiki以及所有支持南农、关注南农的朋友们,感谢八大家族的教练们。以及,感谢提利尔家族!

翻过那座山,我们是冠军! (左二是阿城)

南京的夏天闷热、潮湿,胸口中如同着火,却被淋着汗的T恤包裹着无法溢散。而我想,河湾地的盛夏定然不会如此。蜜酒河徜徉着芬芳,是从上游携来的花蜜。清冽的河水中少女在裸泳。年轻的骑士在青绿的草地上比武,在汗水与花香中为树荫下的淑女献上爱与美的王冠,并期望着被传颂于歌谣之中。吟游诗人倚在光滑的石头旁抚弦,奏响轻快的旋律,看着池中的少女,慵懒地唱着小黄歌。远处,沿着蜜酒河望去,参天塔高耸入云,腥咸的海风从海上刮来,还顺便刮来了来自贸易城邦的稀罕物件。在水手出没的酒馆里,你可以听到遥远的传说,或许是关于龙的,或许是其他任何风马牛不相及的谣言。

这是一片祥和之地。也是英雄辈出之地。

我爱提利尔。

 

个人制作排名,不代表最终排名

 

字数统计:2744

About

3 comments Categories: 战报

3 thoughts on “盛夏的赞歌——南农家族联赛提利尔家族战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