鏖战后的反思——错误的春天阿眠对阿福战报

很久没有提笔写战报了,再提笔时竟有些生疏与隔阂。

首先,感谢阿城牵头办的比赛让我能在天津依然享受权力的快乐。也感谢诸位参赛牌手的捧场,赛事不周之处望您多多包涵。

赛程进行到中段,第三局遇到阿福的我内心是十分崩溃的,自从上届南农家族赛开始,我用正常牌组战胜阿福的次数为零,我似乎对于与大后期牌组对战有着天生的阴影,作为纯粹的坦格利安玩家,我可以自信的说:除去龙之外,我最擅长的家族可能就是太阳。因为我被太阳爆锤的次数,没有100也有90次了,我深知,龙家想在无时限赛中战胜太阳,实际上就是纯针对牌组的博弈以及天胡的拯救。

这局比赛恰逢考试周,我和阿福都被十几篇文献综述,和三四门考试科目压得喘不过气来,万幸主办方仁慈,各位牌手理解多给了我们一周时间缓冲,再次感谢!在准备考试之余,我大体想了3种牌组应对这次比赛:瓦岗龙,这是我最熟练的牌组,不容易出现致命勺子,不过这套牌也是我看不出赢法的牌组;龙羊,这套牌是针对中慢速的盛夏马泰尔,优势在于赢得快,顺利的话两个回合就能冲够,劣势在于,对于控制的抗性极差,一旦前期太阳控制组件上手,我就只能任人宰割;龙日狼,这是我研究出的针对太阳可以说最强的牌组,因为日狼的控制核心几乎全部不忠诚,而过牌龙家也有替代品,可以说披着龙家的皮打日狼内战,上届南农家族赛已经证明了这套牌对日狼的优秀疗效,但是这套牌的缺点在于遇到麻雀日几乎没有赢得机会。

经过我们队内练习和其他队友得建议,我排除了被暴打的龙羊,和看不懂(因为菜所以看不懂)的111瓦岗龙,果断选择了龙日狼。结果万万没想到,我们这一桌是直播桌,我要是拿一套这个东西上场估计我就会变成下一个考神,这时候大改牌组已经来不及了,只能将天哥借给我的瓦岗龙稍作针对,草草上场。

首先,我将天哥的双341换成了一张,加了一张政治灾难,把真龙血脉去掉,换成了城门之约,把两张东方之影改成了一张加一张奎尔斯。时间紧迫,来不及练牌,上场!

第一回合我选择401开门,而不是我习惯的561开门,因为561开门撞到000其实还蛮不爽的,不过万幸,阿福居然选择了401开门,我当场笑出猪叫,大家互拉月门堡以示友好,而后,对面拍下了一张夜歌城私生子,这时,我才发现阿福使用的是日鹿,通过夜歌城私生子我推测这是和You know who的拉赫洛不同的思路,阿福第一回合有点急躁,除了红争夺之外,我觉得绿争夺不是很有必要,被我反打把夜歌城私生子弹回手后场面就拉开差距了。

第二回合,我仔细分析后,觉得应该开高速战略让先,同时需要高费进行展开,拉开彼此的场面差距,所以我选择了561,让我十分开心的是抓到了000,我得以成功加速了一次战略牌轮转,我认为在与太阳的对局中,你的有效431次数应当大于等于2才能取得胜利,所以这是一个值得我打破战术布局的变化,但是,我在这局犯了一个致命错误,雷哥的皮没有贴。导致对面将我的雷哥弹回了手牌,可以说是血亏了。

第三回合,我选择开431,原因是不会被康,同时也可以有效限制对面的展开,但是对面开了一张我没想到的牌:伤心宫畔。因为场面并没有真龙血脉的价值,阿福也没有什么我不得不烧的角色,所以这个操作,是我没能看明白的。我人为应当开221继续展开,虽然可能会被政治灾难,但是我觉得这可能是一个比较连贯的思路。

在我们彼此没占到多大便宜后,时间来到了第四回合,这一次,我发现对面普遍没皮,而我的龙妈和雷哥都是有皮的,所以我果断200,给阿福以压力,结果阿福开出了侍奉,更加精髓的地方在于让我先,而后利用我没有效能的问题进行后场重建(有更多钱,同时可以根据我是否埋暗影,下奎尔斯决定是否贴彩饰),我认为这波操作是十分精彩的,表现出了阿福对于太阳深刻的理解,我是做不到这种操作的,可以说学到这点,我这一局就已经值回票价了。

第五回合,阿福怒翻200场面瞬间进入了太阳节奏,我的牌组最打的问题在于红点不足,这时候,如果阿福选择每回合打一次红实际上我是很难受的,因为我的减员可以说都是十分肉疼的,功能人而且战略即将进入第二循环,我并不敢弃国王的皮与阿福决生死。

第六回合,这一回合正好是我头脑最不清醒的时候,我没有利用龙妈的效果进行进攻和防守,反而直接用龙妈进攻,我觉得这个错误可以说是致命性的,可以说是可能输出去这一局的点,万幸阿福贪图图桌厅的3个豆差,不然可能我要难打许多。

第七回合,战略轮转一周,局面进入了太阳的节奏,这时候,我的判断是,如果解场成功,我的国王还活着,我还有复活手段,而对手稍微能打的人就都死了,残局胜率我应该更大。而且,如果我能开出有效政治灾难,阿福将再不能重新返场,我的胜率会进一步扩大。所以,我判断,阿福必然会开221打停我的战略,在战略被打停的情况下,开200的损失要远小于政治灾难,所以二者之中选择200,而一旦成功,游戏就将进入我高概率获胜的场面,我下一句红毒蛇就可能披上他的皮,所以,我最终选择了200,事后证明,我的判断基本是正确的,这以回合,我可以说比较幸运的抽到了卡奥,并且,我恢复了清醒,利用龙妈的能力,不停的骗倒对面的人,借此上豆,给了阿福极大压力,更重要的是,阿福已经没有告密了,我可以放心大胆的开政治灾难摧毁他的后勤。

第八回合,我果断选择了政治灾难,结果万万没想到阿福000换出了200!这一下双方可以说全部进入了半崩溃体系,我的后勤还可以,但是没有什么能打的人了,而阿福洪都设在场,牌也够,但是钱却困苦了许多。这时候,我和阿福可以说同时构建了一个巧合,啊福上回合用迷雾清晨拉回了私生女和红袍僧,而这回合是他先,如果他选择用红袍僧看掉我刚刚补上来的巨商,或者看掉女王铁卫,我的局面就会立刻进入全家老小打不过红毒蛇状态,万幸,阿福选择用私生女冲豆,给了我机会,我利用手里的附属和巨商,体验了一把武藤游戏印卡的快感,打出了这套瓦岗的三大梦想之一(巨商高达,白袍骑士,潘托斯飞浇头),如此,战局彻底结束,之后的内容就是阿福的挣扎,和我的细节问题了。

这局比赛可以说是我入坑以来第一次用正常牌组战胜成熟的马泰尔玩家,可以说终结了我入坑以来的一个阴影,但同时,回想过程,我还是犯了许多错误,只不过阿福烦的错误比我更晚,更致命而已。所以说提升牌技之路漫长而快乐,这个游戏还有许多乐趣等待发掘。

Abou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