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葱——南农抢人大赛战记

时隔一年,这次又一次参加了南农赛。去年由于个人原因没能参加淘汰赛,今年也弥补上了这个遗憾。
一年没来南农,学校的变化倒是不大。成长的还是那些忙忙碌碌的学生们,这些个南农的牌手们也算是我看着长大了吧?
南农赛的服务还是如之前一样周到,有人接有人送有人请客吃饭,还有的人却催战报….我也因此成为了唯一一个打完了比赛才交报名费的人…

说回到比赛上来,比赛前准备了四套卡组备选(暗影花,王子鹿,龙羊和守夜狼),然后就开始漫长的排除法选择。
之前的全员521月赛环境让我果断放弃了暗影花,新铁王座让我放弃了王子,剩下的龙羊和守夜狼互博了一下,龙羊自然就被干的死死的,最后决定使用守夜狼上场。
之后根据现在的环境稍微分析了一下,海怪和狼的削弱,大厅的进限让除了鹿家之外大部分家族铺场和冲豆的速度都相对降低了一些,这正是控制卡组上场的优势环境。
由于我个人不太喜欢那种老实铺铺铺,操作比较少的憨厚稳定卡组,所以守夜狼成为了最佳选择。
本以为这次比赛会有不少控制卡组,但实际上除了几个暗影以外,类似我这种控制卡组真的寥寥无几。
但这并不是你们喷我卡组脏的理由,明明就是控制卡组,怎么枪你几个人就是脏呢?大家成年人打牌,怎么谈得上脏呢你说是不是…

牌组我就不上了,大家心里都有数有哪些鬼东西。
大概介绍一些比较核心的玩意:限牌选用的养子,NTR大军包括提灯、大尤伦、大长城、前往长城守护王国等事件,流放组件包括小拨皮、冷手、叛乱、流放战略等。
狼家加入了2费艾莉亚配合叛乱冷手,冰封控地。完成了对不超过5费所有角色的控制剥夺权,对局中只需要思考如何把6费及以上大哥弄走拉过来就可以。思考量相对比较少。

接下来便是对局情况
第一局 vs 苍老师 鹿羊
由于各种神奇的原因,第一局排到了自己人。苍老师之前也体会过我这一套的打法,还是比较无奈的对局。
部署了三指艾莉亚和经济地还有个小炮灰,T1舍弃了羊给的一块钱让了先,苍老师先手给了弄臣附属下了炮灰和克里森。
我养子克里森解掉弄臣也下了炮灰顺便给艾莉亚贴皮。保证场面上人数2的差距。对手不敢死人选择让过,T1一手绿渡过。对手剩下一个炮灰和史坦。
T2虽然苍老师开521想封能力,我481流放抢先接小拨皮清掉了场面。一旦场面差距拉开,之后对手想要重新铺出来就比较困难了。
有三指和渡鸦的补牌支持,简单的2费提灯,34费养子,5费尤伦,大哥流放拉姆斯就可以了。
T4铺下长城和群鸦岛,苍老师无奈投。

第二局 vs Loli 效忠狼
这个限卡环境依然选择效忠狼,看来Loli哥真的是忠诚的史塔克玩家。碰到狼还是比较怵的,因为莫尔蒙的回响甚是烦人,而我的清场是451并没有带200,打铺场迅速的狼关键点就在前两回合。
我的部署了大长城和地下仓库,对手也是了解我这个卡组打法的老手,起手开门战略之后疯狂铺场,我提灯拉来了唯一绿点珊莎,争夺嫖一手绿居然弃掉了鳗鱼。
对手没钱噩梦,被我将鳗鱼拉上长城。接下来就是鳗鱼配合提灯的每回合过牌拉人了。
T2提灯拉了对面布兰,打出前往长城把罗勃也发配了过来。T3冷手配合拉姆斯终于将场面清干净。
对手由于一直缺少绿点和有效的过牌手段,被我同时拉开场面和手牌差。选择了投

第三局 vs 十字芯 瓦钢狼
连续遇到两个狼,真的是天要亡我,不过在和阿芯倒牌的时候就发现他的卡组异常的厚,眼见应该不止75张,只能祈祷对手鬼抽。
之前没有和瓦钢狼有过对局经验,所以干脆什么都不防该怎么打怎么打。
对手掀开部署我就知道期待对手鬼抽是多么不现实的事情,自己组的牌就算组了100张也能打出60张的效果,这就是命中注定。
饱满的经济和多小人的部署让我看不到清光场面的希望。阿芯起手901开门疯狂附属嫖议政,经济和后勤双双跟上加上他各种小人身上贴的长的都差不多五花八门的附属,看得我头皮发麻。
狼家的附属可以花钱随便跳,这种特性让我就算把对面的人拉过来,附属依然还可以跳回他的其他人以发挥作用。能力价值到处乱跳也加大了对手的计算量。
T2一手伏击毛毛狗带走了我的哈布,失去了强大补拍的我也一直摸不上养子长城。阿芯还用他的铁王座每回合疯狂喊养子,521封长城和发配,看着我空空如野的手牌,我十分难受。
T4上手尤伦,赶紧把对手唐奶奶拉过来,不料对手一手母熊寒冰反手就点掉尤伦。一下扳回了人数差2的场面,就算手里有叛乱和拉姆斯也无力回天了。
之后阿芯依靠强大的后勤疯狂铺场,上了核心打手艾德很快冲够了。我含恨投。

第四局 vs 猪 瓦钢鹿
被狼打死以后就碰到了猪,和自己人打牌还是比较惬意的,不太需要过多的在意程序上面的问题,还能互相嘴炮。
猪也是之前就体会过我这套的人,坐下来就开始演弱。但是的确是克制对局所以我也就没怎么多演…
附属套路的鹿铺人比较慢,T1被我养了克里森留下史坦,在我考虑统御行动的时候,猪问我要不要叛乱史坦。
我看了眼史坦的牌面,反手骂猪要演我。原本这两张卡在我脑子里是没有关联的,就猪这一手思想诱导埋下了伏笔。
T2无悬念翻了流放清场,后面就又进入了12345拿过来,67赶走的节奏。尤伦拿了梅姨之后,猪怒骂投。

第五局 vs 阿眠 血海龙
阿眠打牌的能力我没有彻底分析完全,但是嘴炮的强度却是一等一的高。血海的高强度议政让前期度过变得异常艰难。
尤伦和提灯基本是站不住的,好在部署比较红,长城贴了皮上外带仓库。阿眠部署66卡拉萨。高能力值我只能流放起手。
下了后冠,伊蒙和三指,后冠一手神翻发配了卡奥。然而对手上了隐秘多斯拉克和血盟卫,依旧能够使用血海。甚至跳出伊耿再拉卡拉萨提高效能。
卡奥被昔日同伴无情屠戮,顺带烧掉了我的地下仓库。T2 401拉月门堡补经济,上一手布兰缓一回合血海,后冠丢出了次子团,每回合多6点红也能接受。
阿眠飞出了卓耿,我牺牲布兰后三指被喷死,好歹后场还不算差,前场也有反打能力。T3 养子对手多斯拉克,却被阿眠连续两次东方之影还顺手解掉了被我冰封的骄傲广场。
之前带上的单红游骑兵也算派上用场防住了血海的5点。手里留着拉姆斯,下一手侍奉拉姆斯清光了场面。阿眠手牌跟不上只能投。

第六局 vs 阿梅 鹿龙
依然是优势对局,T1阿梅部署的旋转4费骑士被我养子,留下一个炮灰和史坦,仅剩的两块钱也用来寡妇的礼物了。因为不敢死人没办法打过来。
我看对手没钱嫖了一手绿后进统御,看着手里的拉姆斯,思索着要不要叛乱。这时候猪的伏笔就来了,仿佛之前猪的史坦和阿梅的史坦是两个不同的史坦一样,
鬼使神差我就要叛乱他,阿梅愣了一下居然也把史坦丢了。我们两个人就这么一脸懵逼的继续打了下去谁也没有发现。(所以这其实怪猪,嗯,怪猪)
T1打完阿梅准备把达里奥弃掉,我指指我的长城,说你要冷静,阿梅赶紧收手。清场之后的套路大家就都懂了。
阿梅懵投后醒悟,我无地自容无地自容。但我也是村过阿梅的人了,不亏不亏。

第一天瑞士轮结束以后,看了看16强的卡组,除了不想遇上小more和阿芯的卡组以外,其他的卡组都有一战之力。猪也被阿梅强行抬了上来专门殴打阿芯。
果不其然阿猪命中克夫,克走了飞哥克死阿芯。

淘汰赛 第一轮 vs 招福 效忠海怪
作为为数不多进入淘汰的海怪选手,肯定是有一定实力的。当然前一天我也进行一番情报刺探,得知是偏向劫掠的海怪。铺场速度并不会太快。
剩下的事情就是祈祷对手不要迅速摸到狂信徒即可。部署之后对面直接君临侦察船,带上小人。T1就上了拉人巴隆。我这边部署长城和经济地。提灯了小人下了群鸦岛留了两块钱进争夺。
对手谨慎防守发配长城,一手防御3张劫掠,丢出了尤伦和小拨皮。看得我十分蛋疼,巴隆开始玩弄我的小拨皮。我想这到底是谁流放谁呀,赶紧群鸦岛洗掉。
对手甚至想拉我尤伦抢我的三指不让我补牌,不得不说上海选手真的太丧了。T2T3虽然被考神劫掠者丢了发配,但是对手一直都只有来回跳的国王大道作为经济,所以人铺的比较慢。
连续两回合的流放加上后补上的拉姆斯,外加叛乱了巴隆,绿点神手弃掉了阿莎。大长城很快把双大哥都充军了,再我还想发配鸦眼的时候,对手的狂信徒才姗姗来迟。只好含恨投。

第二轮 vs 阿芷 河口狼
第一轮打得比较快,然后过去围观阿芷和虎哥的对战,看到虎哥望向轮抽牌桌的眼神我就知道他要开始演了,果不其然三两下忘了这个忘了那个就投了。
这位含着倚天剑出生的南农美女牌手也是我看着入坑的,中途退坑保研,然后短短时日回坑就拿着修改过的猪的牌组凭借一手猪突猛进突入淘汰赛,还是十分厉害的。
赛前她就想与我练习一下牌组,然而正是碰到还是到了淘汰赛的时候。带着侍奉的我面对铺起来的狼也是很难有办法的。可能是经常来店里,所以看到我没什么紧张感。
我们大部分对战时间其实都是在唠嗑,但是我也不能因此手软,这是尊重对手(嗯,尊重对手!)。阿芷单部署的狼妈被我流放长城充军,T1开始莫尔蒙回响,我下了提灯抢抢枪。
然而阿芷T1凶狠一手无名带凛冬清光了我的场面。T2甚至插头插死了我的拉姆斯,我只能依靠长城拉对手的人铺场再下下炮灰。狼家人发配上长城之后都比较孱弱,
虽然河渡口没有打出来几次,但是我一直没有蓝点,阿芷的豆还是以可见速度增长。依靠T3一手流放养子,总算把场面人数拉回差2的地步。然而T3过后阿芷已经13个豆。
T4阿芷582,抽得一手鳗鱼和站打莫尔蒙,抢先叫杀。旁边阿啾开始忽悠我投降回33,我手牌无解,靠群鸦岛洗掉阿芷弃牌堆最后两个人中的一个,留下33过牌人,拉上来神抽过上了尤伦。
尤伦抢走对手莫尔蒙,提灯拉走减费人,阿芷第一下蓝打不过。至此全家牺牲手牌也无力续航,止步13个豆。这个看似柔弱的小姑娘打起牌来还是比较凶狠的。我只能说是运气好而已。

第三轮 vs 阿呜 效忠鹿
这是第四次和阿呜对战,之前在南京月赛碰到过几次,都是决赛或者准决赛的场次。然而从来没有赢过,我觉得这就是命运中的吊打。
讲道理和效忠鹿的对战应该至少是55开的对局。然而事实并不是如此,我知道阿呜是521流派,所以压根就没有想去找长城,安安心心铺人打。
阿呜部署5费夜歌城和双经济地,我手上有尤伦就没有开流放。T1 401对撞投硬币被抢先,开始了4经济地开门,备战劳勃然后就立刻开始回响生孩子。
这计生委不管管么?生孩子就算了,回响生孩子是个什么鬼,回响了一圈再拉一张劳勃的皮生防一手叛乱。T1已经劳勃加上4个炮灰小人战场,我尤伦拉了夜歌城也不如对面人多。
这场景我根本想不到前3回合能清光的希望,进争夺还留一块想必手上还有位置康。只好迎着头皮全家防守,劳勃的威吓让我没有丝毫反打能力。
T2续上红堡补牌以及两费经济地搬豆,继续上梅姨压制场面,还神手绿弃了我的叛乱。
T3续上繁星圣堂加速冲豆,顺手白我提灯,加上搬豆经济地,每回合4-5个豆还都在阵营牌上。然后一手绿继续从我8张手牌中丢掉了叛乱。我服了。
我经过两回合艰难的过牌和防守,摆出侍奉阵形,T4侍奉抢先带上提灯拉姆斯终于清光了场面。
然而对手已然13个豆,铺下梅姨横了我唯一一个蓝点,一脚繁星蓝送我去了长城。就此告别决赛,十分无奈。

总的来说这次南农赛算是国赛之前一次比较全面的预演,也能够体现出当前中国的权利环境。大家去国赛前也都心里有了点数,加上整体比赛氛围轻松愉快,是一段十分不错的比赛体验。
南农也加入了不少新人牌手,旧人虽去新人亦来,外地牌手也都纷纷捧场,好不欢乐。年年参与其中,深知其中的不易与辛苦。
也许在这沉闷冗长的生活中,一次小小的比赛并不算什么,但是在南农的赛场上,我们来自各地的朋友相会于权力的十字路口,嬉笑怒骂,便是福矣。

最后提前祝愿一下参与国赛的各位牌手,武运昌隆!

About

No comments yet Categories: 战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