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连篇之老林游2018年权力国冠有感

【口嗨高能预警】

“这是个话唠。”——挖蘑菇

 

大家好,我是来自北京的老年菜鸟玩家老林,这次参赛的ID是加特林。熟悉我的我就不用介绍了,不熟悉的介绍了你也不认识。

2018年权力国冠赛已经圆满封箱,看了大佬们的战报,顿时热血沸腾,仿佛又亲临现场一般。我作为一个弱鸡玩家,自然不能和大佬们相提并论,战报那是强者写的,老林弱鸡一只,只能写写段子,博君莞尔。所以我这一篇与之前所发风格完全不同,因为你拿笊篱抄锅底捞都没有干货。我本娱乐玩家,自然只负责娱乐。

先说这次出行,首先要感谢领导和小林哥,鉴于我之前一直以来安分守己并长期以“买”代替“是”的效能,组织决定提前安排我保外就医 。周五下午收拾好行李便顶着台风橙色预警出发,用鲁迅的话说,亏我一身囊踹,竟飞也般的跑了。路上得知我的室友来自北京的leo也坐一趟车,我心说稳了呀,殊不知这只是一系列故事的开始。

我自己凭空捏了一套海怪龙,并在oc群滚滚浓烟中找到了灵感。本人孩奴一枚,小林哥在睡觉这方面又比较随我,入睡困难,以至于每次哄完他我也没精力练牌了。只能抓紧有限的时间约上网页基友成都玩家威少练两把,有的打;临比赛前oc又把考拉锤了,感觉不虚;在火车上闲着也是闲着,赶紧约同样闲着的威少来一把。部署不错,开局优势,我这正沾沾自喜呢,啪的一声网就挂球了,可见火车太快也不是啥好事。只能在群里水群耗点儿,不知道怎么着就聊到农场主了,威少死活非要跟我单挑,说是打发时间,我也不好拒绝,节约时间直接随机开局,结果我相当于部署吸毒船,威少青庭岛参天塔,盖大洋房,孩子生爆,分刷得套圈,卡的我当时差点儿大小便失禁,最后因为网络差时间耗尽救我一命,简直不是人。我跑群里哭诉, 俗话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飞雪鸭子闻讯而来,非要一起农场主,我心说卧槽你们他妈是人吗,是打算让我到站就买回头票吧?赶紧找个理由跑路。活着不好吗?

到了地方和室友leo汇合,顺利搭乘地铁到达酒店。然后吧,当天是七夕,前台一对小情侣正在办理入住。你们懂的。结果事故就从这里开始了,leo老师之前预定的时候不小心点了个大床房,当前台大声说出这三个字的时候,我觉得时间和空气都凝固了。人生为何如此之尴尬(日你个亲哥)。再问还能换吗?被告知今天满房了。阿西吧,你们情侣开房都开标间吗?无奈之下只好多要一床被子。leo平时也忙,牌打的也少,但是还是比我这个位数的强多了。然后我用我的比赛牌组分别跟leo老师的赛事牌组和烟幕弹牌组互啄了两把,惨遭血虐。究其原因是我的战略原来有一张200,多少还能控一下场。但是后来oc碰上了克村的十字芯,200撞了对面血瘟蔓延。我就怂了,换了野火。结果跟leo老师打发现根本管不住自闭拿豆(就跟200能管得了似的),后来又换回了200。瓦就不信了,正式比赛还有人带血瘟这种随时倒钩的沙雕战略吗?

 

“老林卷了呀。”——考神

 

第二天,比赛正式开始。赛前和诸多只在网线另一端瞻仰音容笑貌的大神们一一相认,好不开心。对,这其中就包括考神。考神热情的和我握手,并以高分贝喊出了上面斜体划线红字的内容。上一次考神说这话的时候,我就凉了。后来事实证明,我没有让考神失望。其实我这次来心态挺正的,就是以牌会友,见见世面,名次完全没有指望。另外还有两个重要任务:把星战命运对战包借南京星命队之手转交飞雪;向阿白索取托他从解盆带回来的椎名林檎演唱会的蓝光。比赛还没开始,两个任务已经完成,已然不虚此行。尤其接过阿白的蓝光的时候,我特么差点儿就留下了里斯之泪:

今天几号?我在哪儿?我是谁?

报名结束后,我发现自己的真名字被录错了,赶紧去找菲特改,看见阿白跟旁边翘着二郎腿,悠哉悠哉,再想想上图,气不打一出来。

我:你微信不都实名制吗?怎么不帮着菲特看着点儿?我这就俩字你还弄错了?劳资特么一刀砍死你!

白:稍安勿躁老林哥,可能放下面了,我给你找找。

然后阿白一看我ID填的加特林,顿时180度大翻脸:你特么瞎JB换ID谁知道你是谁啊?!

背锅者甩锅于我,只能吃了哑巴亏,灰溜溜的回到座位上。

以下进入伪战报时间:

 

第一场 绿之视界守夜人 千石

这是我记得细节最多的一场,因为印象深刻,比赛过程跌宕起伏。也可以用一张图来概括:

“巨大巨大超级超级低级失误……”——詹俊

 

我部署没有经济地 ,但是有西茨达拉减肥人海婊子小船,也可以说是很胡了。对面布兰登馈赠地窖拿钱工匠也不算差。我手里有大巴隆弥桑黛,还是决定铺一桌子再说,于是冠冕开门,对面1021,卧槽钱花不完了简直。发动绿视,我肋骨被弃,伤!但是我手牌质量不错,一通猛铺之后我剩1块进争夺,对面下了一些工匠,下了个长城就过了。注意了,犯包高能预警:对面都是单球工匠,我很轻松的就打出了完胜,手里强取瞄了一圈,炸了布兰登。别问我为什么,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天大的锅,无处可甩,吾自背之。我竟然还想着打完争夺把对面长城墙过来白嫖俩豆!!等我琢磨过来已经打完三个争夺了,就算给弹也得有点儿限度吧?这要都能弹还有王法吗?还有法律吗?至此埋下巨大伏笔,一崩再崩也就不足为奇了。t2我没有退路,只能用北境之王卡对面一轮,不想对面毕竟是长期混迹上海滩的玩家,早已练就写轮眼,于是喜闻乐见的被泼墨了。发动绿视,又一张肋骨,吾册那,过分了吧!对面也表示:你咋没人呀?这一轮对面出了后冠镇,完了完了他开始了,结果我三张经济地沉底,如此往复了2个回合,双方都很郁闷:我卡地了,对手则感慨我为什么没有人。再后来对面群鸦岛也来了,完了,大长城后冠镇素质三连。然后对面工匠也铺起来了,地也铺起来了。我这边卡地以至于人也铺不出来,心想还是清一波吧。之后又是喜闻乐见情节:可能我的意图太明显了,又被对面写轮眼血瘟怒抓我200。雪崩之崩,这回合我含泪下了暗影霍根之女,对面打了三穿,弃掉我一张乞丐。后面一回合我经济补拍都不行了,赶紧幸免吧,弃牌堆又多了个船工,这回合,对面后冠镇终于弄出了鸦眼,我一看弃牌堆仨人,还好,于是在手里有鸦眼的情况下出了贴皮的大阿莎,结果对面后手出了老练工匠,我两眼一黑,特欧投!炭笔的下场通常都是这样,不是吗?

 

“你的牌风太温柔了。”——青竹

 

第二场 战事龙 kong

这个对手我看ID很眼熟,赛后确认就是当年第一届城市赛,因为上夜班只有夜里12点到第二天8点才能有时间打比赛的那个对手。过程四平八稳,我好像是开门仗着自己有国王北境王压了一轮,也没能打出什么优势,后来对手出了卡奥,我渐渐扛不住了,分外想念0分牌霍根之女,对面一桌子人都没有皮,我这时候还沉浸在上一把血瘟给我带来的恐惧之中,迟迟不敢开200,其实我西茨达拉已经贴皮,并且有个铁矿,但是我心理崩溃,完全怂了,对面可是10张战略,万一掏出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呢?然后对面开了侍奉,噼里啪啦就打够了15个标。赛后简单的复盘,对手:你有机会放200的,我一直提心吊胆,开侍奉那回合我想的是抢先把手里人全都溜走。然而我心里哭出猪叫:十字芯,都他妈是你开的好头!

 

“你个飞舞。”——蓝太强

 

第三场 战事海怪 八月

这位对手我之前也在oc赛上碰到过,彼时靠着运气侥幸赢了八月,如今八月已经经过苏老师亲自点化,而我沉迷于吹水自废武功。开赛之前先进行了抽奖,我听到主持人喊道了30桌,眼睁睁的看着八月抱得权力版图而归。你已经赢了好吧。对手部署大维克野人难民金币地,我则是5部署——海怪部署越多强度越低,说明没有大哥。过了五张牌,补了一手屎。t1对面开北境王给大维克带冠,出了国王巴隆,我除了封印哥全都是3费以内的灰,还被关了一轮,对面猛捶了一轮。后面挨了凛冬初雪政治灾难二连,人和地全都没了,游戏基本进入垃圾时间,t4鸦眼终于来了,太晚了,你的大哥和你的三弟已经取了我的狗头。

 

“你牌组速度太低了,受制于人啊。”——leo

 

第四场 战事海怪 DB

对手似乎是外国友人或者留学生,牌都是英文的,人很谦虚也很随和。之前听冰主任大表哥口嗨大赛里斯的正确用法之后,我转述给北京众人的时候,他还在一旁认真的听着,只能说冰K是真的厉害,听君一刻嗨,胜挨十顿踹。正如leo老师说的那样,我这套低优先的战略在高速冲击的正牌海怪面前吃足了亏,场面一直没有优势,被迫放出200后,对手大维克自救,巴隆被怒海,几轮下来战略都被人牵着鼻子走,给不给先手完全看对面脸色,总之也没耗用多久对手就冲够了。

 

“老林哥你的板子确实挺有想法的,但是太花哨了,一张0费事件就解决的事,你用了一个回合和5块钱。”——鸽神

 

第五场 战事龙 小贱

其实上一场我们就见过面了,他坐我旁边,他对面是阿美美滋滋,啧啧,美滋滋是真的美。什么你问我们为什么四个人挤一张桌子?“末位玩家是没有人权的。”沈阳选手疯子如是说。这位小哥既风趣又敞亮,自称旅行玩家,四处云游,途经上海发现有比赛就报名了,一看对面是阿美,那小嘴叭叭儿的,抹了蜜一样,夸的我听着都快上天了,口才10分。还没打呢就说我投了吧,咱们不打了唠唠嗑吧,演技直逼千秋。结果打比赛各种耗时间,估计是为了多跟阿美待会儿,阿美你随便弹,我就稀罕你开心。轮到跟我打的时候也是谈笑风生,然后渐渐的双方的人就铺了一桌子,你想想拼桌那点儿地方就够瞧的了,紧凑格式你受得了吗?我就记得为了扛卡奥出了个满金宁静号船员,又刮出个地,12能力,你就算出马哥我也扛住了好吧,阿莎各种劫掠补牌,反正我记得劫掠了两个刀俎。龟龟,兄弟你带了多少这玩意?人一多计算量激增,失误也开始多起来,时间就这么过去了,突然觉得一道正气光辉降临,抬头一看是阿梅:打完这回合!我场上名望人占优,胜利的曙光在招手!真的,再耗下去我的沉底200又要倒钩了,总之这轮名望大哥们集体A了一波,修正胜利。铁树终于开花。

 

“我就喜欢和老林哥打牌,怎么部署怎么舒服。”——十字芯

 

最后一轮 河口狼 十字芯

没什么可说的,无敌的葛雷乔伊又败了,打河渡口各种优先被抢,对面又是临冬城又是壁炉城,遛狗布兰简妮威吓狼转着圈的打,第一下争夺毫无倒钩,其间还吸引了南农魁首黑火老师的关注,留下了会心且迷人的小酒窝就消失于人海了。t6的时候大局已定,我200沉底没翻,比赛结束之后我看了一眼十字芯的沉底战略:卧槽!你他妈有毒吧!!

 

一天的比赛结束了,现实总是很残酷,吃低保的愿望并没有实现。不过我嘛没那么强的荣誉感,晚上该吃吃该喝喝。北京众聚餐之后总结了这次团灭的根本原因:菜。回到酒店,鸽神因为之前的神之操作(详情请期待鸽神篇)导致没有地方落脚,于是和leo老师决定让鸽神在那个大床房的浴缸里凑合一宿。鸽神显然意犹未尽,再加上喝了点儿小酒,于是要跟我和leo切磋两把,打完了鸽神问及我的牌组,我解释了我的牌组如何操作,leo和鸽神都表示我的牌组很有想法,鸽神说出来上述红色加粗斜体字,并表示要借我的牌组和leo打两把,结果鸽神锤爆leo,我这时清醒的意识到,也许我真的造了艘航母,但是开航母则是另外一回事,你看看人家醉驾都比我这玩的溜,说明了什么呢?

 

接下来的一天,我和阿屈leo组成北京丧队,并在3v3第一轮送出温暖,好在吃到了报名的低保,我的权力之旅已经圆满结束。最后我目睹了青竹遗憾落败阿当,友谊赛再次遗憾落败大空翼,此地怕是不宜久留了,赶紧和阿屈青竹leo一起踏上了回程的路。结果老天爷还是不忘了送个彩蛋,阿屈搞错了始发站,最后不得不改签成罚站回家。leo身份证正在补办,临时身份证上海不认,还得排大队办临时证。就在这鸡飞狗跳的结局下,我见证了新冠军的产生,没错,他们就是——南京星战命运队。包揽了冠亚军,由此可见,要想权力打的好,星战命运不能少,若是阁下心有意,隔壁群号要记牢——142580760 好了广告结束,我就相上剥皮人token了,飞雪你看着办。

 

最后的最后,我真心感谢所有热爱权力的玩家们和工作人员,为我们创造了这么好的条件,其实比赛成绩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可以和天南地北的牌友们近距离相认、口嗨、交流牌技,这才是最痛快的事情,即便成绩糟糠如我,哪怕是一场不胜的疯老师,都认为不虚此行收获满满,真心祝愿各位玩家珍惜眼前的环境,因为共同的爱好,我们聚到了一起,这真的是种缘分,希望大家都可以珍惜他、守护他。正所谓四海之内皆兄弟,天涯咫尺若毗邻。

 

言毕,祝权力越办越好!明年此时,我们再相见!

About

7 comments Categories: 其他

7 thoughts on “废话连篇之老林游2018年权力国冠有感

发表评论